据报道,Google 首席执行官桑达尔 · 皮查伊(Sundar Pichai)周三在一封电子邮件中, 就上周资深人工智能专家蒂姆尼特 · 格布鲁(Timnit Gebru)离职一事向员工道歉 。

格布鲁表示,她是被 Google 解雇的。Google 方面则坚称,这名研究人员辞职是因为谷歌没有满足她提出的几项要求。这些要求涉及到她与人合著的一份人工智能伦理论文。

皮查伊称,他知道这起事件 “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一些员工开始担忧他们在谷歌的职位。”皮查伊说,他 “将承担起恢复(员工)信任的责任。”

也正是鉴于赛程面临变数,申花俱乐部2日最终退掉了球队原计划于北京时间3日凌晨由上海飞赴珀斯的国际机票。而全队2日也留在基地内进行正常训练,俱乐部也随时根据亚足联、中国足协给出的官方信息调整备战计划。

这段时间,超过 2200 名 Google 员工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公司解释为什么撤稿这篇论文。

几天前,中国足协曾发布通知,基于众所周知的疫情,亚足联及俱乐部同意将中超4队参加的6场亚冠小组赛主场比赛(分别安排在2月、3月进行)进行主客场对调。但新的情况于2月1日出现,当天从澳大利亚传来消息,当地政府将限制中国籍旅客入境。这意味着前往澳大利亚参加亚冠联赛客场比赛的中超球队也将因此而受到影响。中国足协核实相关信息后,也第一时间与亚足联、澳大利亚足协取得了联系。

赛历显示,中超两支球队上海申花、上海上港将分别于2月11日、12日客战澳大利亚珀斯光荣、悉尼FC。从澳大利亚足协单方面提出修改女足奥预赛赛程来看,珀斯光荣、悉尼FC调整与两支中超上海球队比赛日期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春节假期期间,中国足协为最大限度保证中国足球各项赛事的竞争利益,为包括中国女足、中超俱乐部在内各队争取有利的竞赛条件,加班加点,与国际足联、亚足联、各相关国家足协及俱乐部保持密切联系,协调各类赛程。

就在北京时间2月2日中午,澳大利亚足协发言人透露,两支上海球队赴澳大利亚参加的两场亚冠小组赛首轮比赛不太可能按原计划进行。同时透露,亚足联下周二将召开紧急会议就类似议题进行磋商,而澳大利亚A级联赛主席奥鲁尔克也将出席该会议。

皮查伊周三表示,他将 “开始对所发生的事情进行回顾调查”。

截至北京时间2月2日中午,亚足联、澳大利亚足协都还没有给中国足协相关回复。但就在2日上午,澳大利亚足协方面已经将女足奥预赛B组中国女足的赛程做了第2次调整,中国女足3场比赛的时间分别调整到2月7日、10日、12日,这是因为目前仍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中国女足正在当地下榻酒店接受隔离,直到2月5日才告“解禁”。按照上次调整的结果,她们需要于2月6日赶赴悉尼直接比赛,对于此前一直没能进行正规训练的中国女足来说,这样的安排无疑是“难以接受”的。